您的位置:首页 >综合 >

探索新的课程模式 户外早教能成为行业新出路吗

依托线下场景的早教行业正在积极探索新的自救方式。7月30日,摩尔妈妈上线“定制教育”入口,其中就出现了类似户外早教的新业务。此前北京已经有高端早教机构组织开展户外活动课。事实上,在国外市场,户外早教的发展已经进入成熟期,但国内早教行业大多依靠商场和社区店来扩张,户外早教的系统课程和师资还有进一步完善的空间,这无疑是从业者的新机遇,但值得注意的是,成本等问题也是不可忽视的挑战。

应需求而生

目前,由于关于早教行业的明确复工政策尚未正式出台,大部分早教机构仍未正式复工。为了进行自救,维持现金流正常运转,早教机构们纷纷开始探索新的课程模式。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北京已经有高端早教机构开始尝试户外体验课。家长齐女士向记者反映,自己所在的早教机构针对会员开放了户外体验的网上预约通道,且仅需提前预约,目前不额外收费。而就在7月30日,摩尔妈妈App上线了“定制教育”入口,这一入口中的教育产品也包含了亲子游学(户外景区)这一类型的课程。

“我们是被需求推着走的,所以推出了一系列的定制教育,”摩尔妈妈创始人兼CEO姚娜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期间学校和教育机构都没能开门,0-6岁年龄段的孩子只能回归到家庭教育,这让家长压力变大,需要一些社会化教育的支持,同时企业也需要开发创新型的供给方式来满足需求。”

尚在摸索期

在线下机构停摆的同时,户外早教的形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从业者的收入压力。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已经有一些小型的早教工作室出现,采取几个小朋友拼课一个老师的形式开展,且获得了家长们的普遍好评。

“户外早教目前偏向两大主要类别,一种是运动体能类,另一种是自然探索类,还有部分艺术早教机构会推出一些以自然素材为主题的艺术类课程。”米来妈妈MCN创始人、早教专家邢子凯向北京商报记者详细介绍了目前户外早教的几种种类。

这也让从业者看到了新机遇。姚娜就谈到,教育的本质是“服务+内容”,当家长意识到,孩子不一定需要送到机构接受教育,而是在公园、小区、景区,有老师和教研就可以完成个性化课程体验时,从业者就该反思,场地租金占到成本50%以上的商业结构是否合理?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推出户外早教的大部分机构都停留在摸索期,课程以体验为主,尚未形成规模化的体系和推广模式。

虽然在国内,户外早教才刚崭露头角,但在国外并非新业务。截至2019年,美国的户外早教机构Tinkergarten已经获得了多轮融资,拥有超过2000名讲师,覆盖全美50个州。

“美国和欧洲社会环境崇尚运动,他们的早教形式就是以户外为主,并且会以妈妈互助会、社区公益组织这样的形式开展。”邢子凯强调,“在国外,户外早教实际上就是亲子活动,场地集中在公园、社区这些公共场所。与国内豪华的室内场地比较起来,这些场地更有公共性质,同时国外早教的客单价也更低。”

机遇中的风险

虽然户外早教孕育了行业的新思路,但东西方观念的差异性让户外早教在国内的推广局势并不明朗。中国人生科学学会婴幼儿启蒙教育专业委员会特聘专家朱建新表示,“像户外早教这样的新生事物,不同群体的接受程度不一样,需要考虑到用户人群的环境和背景再进行布局”。

国外的户外早教更多依托社区、公益组织开展,社会属性强。而国内,目前早教机构多以室内场地为主。“早教最重要的需求就是社交需求,小朋友和妈妈需要早教机构提供场地交朋友,而如果遇到雾霾天气情况则不适宜小朋友在外活动,这就需要类似于商场、社区里的室内大型早教机构。”邢子凯谈道。

邢子凯还指出,“户外早教的形式会让机构和老师之间的黏性减弱,此外,户外早教还面临着场地问题,目前在国内,早教机构的吸引人之处就在于其大型游乐教学设施的完善,户外早教的出现会减少对这些设施的依赖性,当场地换到室外的公园、草坪等地,机构的客单价也会相应降低,这让早教机构入局户外早教的利润空间变得不明朗”。

除此之外,参与过户外早教体验课的家长齐女士也表示,“场地的安全性也是值得考量的问题,北京如果遇上雾霾、潮热天气,家长就很难放心地将孩子放在户外,而且很多宝宝年龄比较小,很难找到一块相对封闭的户外场地去开展活动,这样一来他们的安全风险会很高”。户外早教的安全性和场地问题,都成为机构需要认真考量的重点。

朱建新也认为,目前的时间节点下,户外早教成为机构探索自救的新方式,也实现了老师和孩子们的互动,从行业探索的角度看是值得肯定的。但同时,早教机构在探索户外可能性时要注意做好课堂保障和安全预案,“即使是在室外,也需要一些相对独立和安全的场地去开展活动,保障安全在第一位”。